欢迎访问长沙旅游攻略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去旅行

去旅行

我的莲花 我的莲花这首歌表达的意思

发布时间:2022-08-06 13:31 去旅行 作者:爱上去旅行
关于我的莲花的问题,下面有几个最新我的莲花这首歌表达的意思的观点,这里爱上旅行希望能帮您找到想要的我的莲花答案。我呢,本是人间绝情河中的一株莲花。只因这绝情河可以洗去仙人妖三界的情丝孽缘,所以这里经常有王母娘娘罚下来的仙子,只为洗去她们的情丝,我因此染了一丝仙气,成了一株莲花妖。这里不仅我成了妖,河里的水蛇,小鱼,岸边的老树,小花,小草,他们多多少少也染了仙气,也成了妖。不过呢,我的法力比他们都高...

关于我的莲花的问题,下面有几个最新我的莲花这首歌表达的意思的观点,这里爱上旅行希望能帮您找到想要的我的莲花答案。

我呢,本是人间绝情河中的一株莲花。

只因这绝情河可以洗去仙人妖三界的情丝孽缘,所以这里经常有王母娘娘罚下来的仙子,只为洗去她们的情丝,我因此染了一丝仙气,成了一株莲花妖。

这里不仅我成了妖,河里的水蛇,小鱼,岸边的老树,小花,小草,他们多多少少也染了仙气,也成了妖。

不过呢,我的法力比他们都高一些,已经达到可以幻化人形的地步了,所以他们都很听我的话,估计生怕我一不顺心,就用莲花根把他们勒死吧。

每五十年,我们都会经历一次小劫。

起初,天雷会劈死很多小妖,后来,我法力强了,便时常撑起几片莲叶来护着他们,毕竟他们死了我也蛮无聊的。

不知不觉,我们都已经活了快三百年了。

三百年,一大劫。

那天,我闲来无事抬着眼皮扫了扫那群无忧无虑的小妖们,如果不出意外,在三百年大劫那天,他们都会死,也许,也包括我。

嗨,反正活着也没什么意思,每天看着那些仙子洗澡看的烦死了,身上几个零件数的清清楚楚,再说,她们有的,我都有。

咋不来个男的来洗澡呢。

记得老树妖婆婆说「男人啊,都心狠,情丝孽缘不用洗,他自己就能断的干干净净。」

我觉得她说的对,要不然怎么会没有男的来洗澡。

没事的时候,我就躺在莲花叶上对着天庭骂那群男的,哼,谁叫他们不来洗澡的,我都没得看。

这天,黑夜卷走了太阳的最后一缕霞丝,就像我急切的想剥掉男上仙的仙衣一般。

正想在梦中邂逅一位英俊潇洒的上仙,结果被一对男女的苟笑声吵醒了。

我动了一根莲花根到他们附近,听了一会儿,实在吵的我头疼,便召开了水蛇妖,咬死了他们。

水蛇妖吸了两个人的阳气,高兴的半天都睡不着觉,一直追着我问,为什么允许他吸人类阳气啦?以后可不可以继续吸?

吵的我一辉袖,把他打飞了。

没想到第二天更吵了。

来了很多人来抓蛇。

蛇没抓到,倒是在河岸边又发现了一具尸体,是个女人的,肚子里还怀着个孩子呢。

可怜见的。

那群人以为是蛇咬死的,结果发现是被人毒死然后弃尸这里的。

如果是在岸边被人害的,我肯定会管,毕竟我怕脏了这里的水,更没上仙来洗澡了,可惜是早早就死了,魂魄都被鬼差带走了,所以我管不了。

啊~,伸个懒腰,我的懒觉还是要睡的,于是叫水蛇的孙子们去把那群人赶跑了。

嗨!还真有胆大的,中午的时候又来了两个长舌妇,一边洗衣服一边碎嘴子,吵死我了。

这次我要亲自动手把她们勒死,老树妖婆婆却快我一步,用树藤把她们勒死了。

我知道,老树妖婆婆是怕我杀了人类,以后难成仙,可我本就是妖,谈何成仙?

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天谴提前到了。

天空刹那间乌云密布,电闪雷鸣。

我暗道不好,连忙用法力撑住天雷,同时叫那些小妖们藏到我的莲叶下。

可我也撑不了太久。

老树妖婆婆为了护住我们,被天雷劈成了两半!

那一刻,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毁了自己所有的莲花瓣去与天雷缠斗。

花瓣在半空中旋转飞舞,我也随着花瓣飞起,伸手去撑天雷。

老树妖婆婆都死了,我有什么理由不替她守护大家?

可天雷却没有劈在我掌心,而是歪了一下,落在了河岸边上。

三百年的劫难,我们终于挺了过来。

小妖们守着老树妖的碎木枝沉默不语。

我的心也堵的慌。

可是我们不会像人类一样哭泣,老树妖婆婆说我们还没有学会流泪。

我抖了一下我肩上的花瓣,侧眸看向远处。

「别藏了,出来吧!」

一个白衣上仙持剑飞来,蜻蜓点水般的落在我面前,用他的长剑指着我冷声道「你用错词了,收你们这些小妖,我何须藏?」

若是从前,我遇到这么英俊的上仙肯定会调戏几句,可是现在本姑娘毫无心情!

「想收我们?你怕是想多了!只收我一个你都是做梦!其它小妖们,都给我滚开!本姑娘今天要好好会会这位上仙!」

我冷声说完,用最大的法力震飞了那群小妖们,然后便与这位上仙打了起来。

这一打,便打了几天几夜。

咳咳,我被打回了原形。

真真是丑极了,花瓣全无,只剩光秃秃的花蕊在那里随风摇摆。

正当上仙缓缓伸出手准备摘了我回去复命时,几乎没有什么力气的小妖们却拼了命的爬了回来,哭喊着求上仙饶了我。

他们爬过的地方,血痕累累。

一滴露水从我的叶子上滑落,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哭了。

原来我们都不是不会哭,而是曾经没有一件事值得我们哭。

上仙收回手,毫无情感的说着。

「天劫已过,你们命不该绝,都速速离开,否则别怪我剑下无情,这莲花妖怂恿蛇妖和树妖杀人,我必要带她回去向王母娘娘复命。」

我晃了晃花蕊,想叫大家离开,可我已无法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水蛇妖幻出半个人形来,学着人类的样子,身子伏在地上拼命的磕着头,「上仙饶命,上仙饶命,上仙您请听我说,莲花姐姐从来都没有怂恿我杀人,是我自己要增进法力,所以咬死了人类吸了阳气,和莲花姐姐无关,您要抓妖复命,抓我好了!」

一群小妖喊着「抓我好了!抓我好了!」

上仙迟疑的扫了我一眼,接着又看向那群小妖,最后目光定在了水蛇妖的身上。

我似乎猜到他想做什么了。

他想带走水蛇妖放了我!

我知道,他对我一直在手下留情,不然凭我这几百年的道行,怎么可能会和他交手三天三夜?

况且我已经被天雷打的没什么力气了,他明明一剑就可以将我杀死,然后拿着我的花蕊去复命就可以了,可现在我却还是活着的。

不要不要不要,我不要别人替我去死!

可我什么也做不了,只能拼了最后一丝力气死命的晃着花蕊!

突然,一丝灵气顺着我的头顶缓缓流下。

原来是上仙的手放在了我的花蕊上方。

可能他是怕我再晃就晃死了,不好复命了,所以给我一点灵力。

我慌忙伸出莲花根缠住他的手腕,用意念对他说道,「是我叫水蛇妖杀人的,不关他的事,如果你带他走,王母娘娘若是查看幻境,发现了端倪,你也会受牵连的!」

上仙眼眸微动,一甩袖,将我的妖识收入袖中,然后纵身飞走了,只剩下河边一群小妖的哭喊声。

其实我活了三百年了,也活够了,只有一个愿望没实现,算了,也不重要了。

「王母娘娘,小仙前来复命。」

「北冥仙君无需多礼。」

咦?他竟然是鼎鼎大名的北冥仙君?难怪长得不赖,原来是三界第一美男子啊!

啧啧,可惜了,不能多看几眼,马上要死了。

这时,王母又开口了,「哦,对了,我差点忘了什么事,那小妖呢?带回来了吗?」

听王母的语气,似乎并不是很重视抓我这件事呢。

其实我也觉得奇怪呢,比我坏的大妖多的是,我何德何能惊动王母亲自派人来抓我呢?何况还是派的北冥仙君?

难不成是北冥仙君自己请命去的?

他怎么知道我叫水蛇妖杀人了?

哦,对了,他还掌管冥界呢,一定是那几个人变成了鬼喊冤了。

啊,呸!等我变成鬼,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北冥仙君轻恩了一声,然后袖子微动,我便落在了地上。

说来奇怪,我本没有什么灵力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路上睡了一觉,竟然恢复了许多灵力,这会儿子还能幻化成人形跪在地上。

也许是天庭的灵气太足了。

「抬起头来。」

王母命我抬头,我便乖乖的抬头了,反正要死了,我也不怕死的转着眼珠去看王母。

王母望了我一会儿,嘴角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闪过。

「北冥仙君真是尽职尽责,为了捉这么一只小妖,竟然连白莲花仙子筹办的赏花大会都没去。」

我翻着白眼去看身旁的北冥仙君,鼓着腮帮子气个半死。

哼,我不过一个小妖,至于他一个上仙连赏花大会都不去非要跑来捉我?

而且还毁了我三百年道行?!

北冥仙君沉默不语,只是一只手微微攥紧。

这时又听王母懒洋洋的道,「我累了,她既然是你界下的妖,就由你自己处置吧。」

「多谢王母娘娘。」

嘁,他还说多谢,这是多想处置我啊?我到底怎么惹着他了?

「哦,对了,北冥仙君,几日后便是你升为上神的日子,白莲花仙子主动请愿,要做你的护法……」

「不必了。」

「那十八道天雷可不是闹着玩的。」

「小仙无妨。」

「嘁~!」这声是我发出来的!

不过说完我就后悔了,因为我看到王母娘娘变了脸色。

可是下一秒,我就被北冥仙君收进了袖中,跟着他飞走了。

昏昏沉沉的,我又睡着了。

只听咚的一声,我缓缓睁开眼,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变成了一粒莲花种子,被抛进了一个充满仙气的池子里。

只是一瞬间的功夫,我就浑身充满了灵力,可是我竟使不出一丝法力,我的妖识被禁锢在这粒种子里了,我不能化成人形了!

呜呜,这就是对我的惩罚吗?我会无聊死的!

还不如让我变成鬼,去找那几个人打架!

哦,我是妖啊,死了也不能变成鬼,会变成怪物的?

哼,不管咋死,我都能收拾他们!

正想着,隐约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静下心来听了听。

是那个白莲花仙子来了,在嗔怪北冥仙君为什么不去参加她的赏花大会?

我多想告诉她啊!因为北冥仙君有病,有大把的花不看,偏偏去捉我这朵野花!

——

「北冥仙君,您收回来的那只妖在哪儿呢?」

「已经处置了。」

「这么快就处置了呀?我还想收拾她呢!哼,都怪她,你才不能来参加赏花大会的,我多想亲手打到她魂飞魄散!」

水面上突然安静了一会儿,才又传来白莲花仙子的声音,「北冥仙君,我是说错什么话了吗?你为什么这么看着我?」

「本君界下的事,何时轮到仙子插手了?」

「啊?我,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那个小妖很讨厌!耽误了你来赏花大会……」

「本君从未想过要去参加赏花大会,仙子若无事,还请回吧。」

「可,可我还有事要说呢!我听说过几日便是仙君升上神的日子,我想做你的护法。」

「不必了。」

「可是……」

「本君说不必了,云川,送客。」

接着是一个少年的声音出现,「莲花仙子请回吧。」

「哼~!」一声娇嗔后,白莲花仙子离开了。

我暗暗咂嘴,啧啧啧,这北冥仙君还真是冷酷无情啊,人家好心给他护法,他还冷言拒绝,真是不识好歹,要我是那仙子,我早就一根莲花根甩他脸上了!

正寻思着,听见了花啦花啦的水声。

我连忙往水面上望去。

不看还好,这一看,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

原来是北冥仙君正在宽衣沐浴。

只见仙气缭绕,北冥仙君的身子若隐若现。

咳咳,不管咋说这也是我第一次见男人沐浴,激动的血脉喷张口干舌燥的,只可惜我只有妖识没有真身,太可惜了哇哇哇。

偶尔仙气散去,北冥仙君的盛世美颜便可以清晰可见。

太美了,比那些仙娥都美,我的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好想扑过去稀罕个够。

妖精嘛,我们一向这么直接的。

三百年了,足足三百年了,终于盼到了这一天,终于看到男人洗澡了,嘿嘿。

可惜没多久,北冥仙君便起身离去了。

只见他手指微动,用法力褪去水滴,然后伸开手臂穿上他的仙衣,接着一边走一边冷声低语了一句。

「得偿所愿了吗」

咦?他在和谁说话?

什么得偿所愿了吗?莫名其妙的。

转眼到了夜里,我发现我竟然发芽了,而且灵力也恢复的极快。

我再次尝试化形,欸嘿!竟然成功了!不过呢,咳咳,那个啥,我化成了一个三四岁小童的模样。

不管了,能化形就是好事。

趁着夜黑风高,我要赶快逃走才是!

脚尖一点,我一下子就飞到了池边的殿宇之上。

只听咔嚓一声轻响,我踩碎了殿顶的琉璃瓦。

吓得我赶忙蹲了下来。

明明是三四岁小童的身子,怎么这么重呀?

正想着,突然感觉身后有一股劲风袭来,

我回头一看,是一只硕大的黑鸟,正呼扇着翅膀张着爪子向我抓来。

我忙抬手发出一道法力。

那鸟被我击退了一下,但并没有放弃,继续挥着翅膀抓来。

我不想和它打斗,所以转身飞走了。

奈何身子太沉,飞不多远又落了下来,只是刚刚落下后背就传来一阵刺痛!

那鸟的爪子抓了我一下!

我脚底不稳,从屋顶滚了下来。

本以为会重重的摔在地上,不成想,却直接砸进了北冥仙君的怀里。

我疼的直拧眉,额头也冒出冷汗。

即便如此,我还不忘冷冷的对视北冥仙君。

可就在这时,那个大黑鸟突然又扑向了我,我吓的一缩身子。

只是下一刻,那个大黑鸟就被北冥仙君一挥袖子打飞了。

我探出头,得意的哼哼一笑,可是后背又疼了,笑的呲牙咧嘴的。

突然一阵凉意闪过,后背不疼了。

嗯?他帮我治伤了?他是不是没认出来我?

这时,一个白衣少年跑了过来,望着我疑惑的问,「咦?哪里来的小仙童?」

他竟然叫我小仙童?

我身上没有妖气了吗?嘻嘻,原来在仙家的池子泡泡也是有好处的。

「仙君,您刚刚好像打伤了莲花仙子的神兽?想必莲花仙子不会善罢甘休的。」

「哼,我正想问问她,她的畜生为何会出现在我的北冥殿。」

「额,可能是这个小仙童引来的吧,喂,小仙童,你是哪位仙君座下的?为何跑来北冥殿?那畜生,啊不是,那神兽怎么跑我们这来了?喂,快说啊!怎么还睡着了?」

嘿嘿,此时此刻,我只能装睡啦!我总不能说我不是小仙童我是妖吧。

「好了,云川,别吵她了,她应该吓坏了。」

北冥仙君的话音刚落,白莲花仙子带着她受伤的神兽气势汹汹的闯了进来。

本以为她会直接质问北冥仙君,但并没有,她却凶起云川来。

「云川!你怎么能让北冥仙君这样的身份去抱一个小仙童?!赶紧把那个小仙童扔出去!」

云川为难了,「这……」

「这什么这啊?你不扔我扔!也不知是哪位仙君座下的,不好好看管,竟然跑到北冥店来!」

我眯着眼瞧见,那白莲花仙子面部狰狞的向我抓来。

还好北冥仙君退了一步。

「北冥仙君你?你为什么护着她?刚刚我的神兽说你为了一个小仙童打伤它我还不信,现在看来是真的,你说,她是谁?从哪里来的?」

「此事与仙子无关,若仙子是来替你的神兽求情的,我倒是可以考虑饶它一命,若是其他事,本君没空理会。」

「求……求情?」

「你的神兽出现在本君的北冥殿,难道你不该给本君个交代吗?还有,它伤了我座下仙童,我怎能饶它?」

气氛越来越怪了,我斜眼瞧见白莲花仙子像是吃东西噎到了,张着口,半天没说出话来。

云川也奇怪的看向我,吓得我立即把眼睛紧紧闭上。

「仙君座下的仙童?呵,我竟不知仙君何时收的仙童?」

「本君的事,难道要向仙子汇报不成?」

「我……,我并非这个意思。」白莲花仙子脸色难看的低下头,半晌才缓缓抬起,好巧不巧的,我正偷看她,结果对视了。

有那么一瞬间,她愣了一下,然后眼珠闪了闪。态度突然转变了,温柔的笑着说道,「今日是我家神兽的错,回去我定好好责罚它,至于它为何跑来这里,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贪玩跑来的,也可能是嗅到了什么特别的气味,您知道的,它的鼻子一向灵敏,对了,不知道仙君这里是不是藏了什么好东西呀?」

我突然感觉到北冥仙君的手微微收紧了一下。

「并无,仙子请回吧,云川,送客。」

「是,仙君,莲花仙子,请。」

呼~,她终于走了。

本以为北冥仙君会多抱我一会儿,结果他却淡淡的说了一句「好好养伤」,然后又把我变成了莲花种子放进了仙池里。

原来他知道我就是莲花妖呀。

过了片刻,云川跑了过来,趴在池子上看着我,「哦~!原来你就是那个唠唠叨叨的血莲妖呀!」

什么唠唠叨叨?我什么时候唠唠叨叨了?我才三百岁!我又不老!讨厌啦!

——

转眼又过了几日。

听说今日是北冥仙君升为上神的日子。

那可是要经历十八道天雷啊!

我三百年的大劫,也不过是三道天雷,而且还害得老树妖婆婆丢了性命,唉……。

从太阳露出头到太阳挂在半空,不过是两个时辰,可我却感觉过了好久好久。

今天云川也不在,北冥殿安静极了,太无聊了。

我又变成了仙童的模样,托着腮坐在池边发呆。

突然,我好像听到了水蛇妖的声音。

我再仔细听了听,是的,是的,是他的声音。

东张西望的找了一圈儿,没有呀。

声音是从仙池里传来的,我忙用法力散开仙气,没想到竟然看到了人间绝情河里的景象。

而且还能听到声音。

他们正在望着天替我担忧呢。

我高兴的跳起来,挥着手喊,「我没事,我没事,不用担心我!我好着呢!」

结果发现他们根本听不见。

唉,一下子好失落。

还记得不久前,我们一起修炼一起游玩的日子,累了我就躺着莲叶上面,对着天空许愿,希望下来一个男上仙来洗澡,让我好好看个够,……等等!

我脑子里突然闪过那天北冥仙君的那句话,「得偿所愿了吧」

妈耶!

他真的是在和我说话!

脸突然滚烫了起来!

原来,我曾经说过的那些肆无忌惮的话,他都能听见,啊啊啊,虽然我是个妖,却还是羞得不要不要的。

正用我的小手拍着脸,突然一张大网从天而降,把我扣在了中间。

「是谁?快放开我!」

我用力挣扎着,却发现这网我根本弄不破。

「不要脸的小妖精,今日可算让我逮着机会收拾你了!」

我循声看去,只见白莲花仙子踩着她的神兽飞落了下来。

她的眼神极其恐怖,仿佛恨不得立即将我千刀万剐一般。

她收回目光,又给了她神兽一个眼神,那个大鸟便兴奋的叫了几声,然后向我扑来。

老虎不发威,真的当我是病猫吗!

若是平日里有一只鸟敢这么对我,我早就烤了吃了!

所以,今天它自己送上门,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反手幻化出几片花瓣来,直接飞向那大鸟的脖子。

大鸟扑棱着翅膀阻挡,不成想却被花瓣割伤。

其实我看到花瓣的那一刻,我也有点吃惊。

以往我的花瓣是白粉色的,微微有点红,现在几乎就是红色的了。

这说明我的法力精进了!

本以为三百年修为没了,不成想却更厉害了!

我心中暗喜,又连忙发出数个花瓣,直奔大鸟的脖子。

眼瞧着就可以吃烤肉了,白莲花仙子突然持剑飞来,三下两下将我的花瓣打掉。

接着冷哼一声定了我的身。

「哼,小妖精,今日你的死期到了,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勾引我的北冥仙君!」

说罢,她持剑向我飞来,那剑尖在阳光下闪着寒光,直奔我的心脏而去!

今天我的莲花的内容先分享到这里了,读完本文后,是否找到相关我的莲花这首歌表达的意思的答案,想了解更多,请关注www.griffingroup.cn去旅行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