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长沙旅游攻略网站
您现在的位置是: 主页 > 去旅行

去旅行

蜀之旅 蜀之旅旅游网

发布时间:2022-08-06 13:06 去旅行 作者:爱上去旅行
关于蜀之旅的问题,下面有几个最新蜀之旅旅游网的观点,这里爱上旅行希望能帮您找到想要的蜀之旅答案。八一建军节,同学微信群里发来了1986年11月卢惠民教授带着我们这些陆海空的学员到南京梅园新村采访的照片。32年过去,毕业后分赴各兵种的同学在军事新闻领域显身手,当年站在我后面(上图左三)的杨子姐成了新闻系首位将军,军旅采访生涯给我们留下了诸多难忘的往事。九班的同学们在南京雨花台留影,里面后来有将军、报...

关于蜀之旅的问题,下面有几个最新蜀之旅旅游网的观点,这里爱上旅行希望能帮您找到想要的蜀之旅答案。


蜀之旅 蜀之旅旅游网(图1)

八一建军节,同学微信群里发来了1986年11月卢惠民教授带着我们这些陆海空的学员到南京梅园新村采访的照片。32年过去,毕业后分赴各兵种的同学在军事新闻领域显身手,当年站在我后面(上图左三)的杨子姐成了新闻系首位将军,军旅采访生涯给我们留下了诸多难忘的往事。

蜀之旅 蜀之旅旅游网(图2)

九班的同学们在南京雨花台留影,里面后来有将军、报社总编、国家部委新闻发言人、央视大区记者站站长,当然还有下海当老总的喽。

蜀之旅 蜀之旅旅游网(图3)

从空军到后来转到陆军,我采访过军娇子、基层官兵,授衔后的8年间我拍摄过的上至军委副主席的将军超过了108将。我为军人的奉献讴歌,为英雄功臣点赞。如今想起他们都会生发出万端感慨。上图为1983年我在天津杨村机场采访空军八一飞行表演大队。

蜀之旅 蜀之旅旅游网(图4)

90年底采访原31军首任军长、开国中将周志坚老人。

蜀之旅 蜀之旅旅游网(图5)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于今即使在喧嚣都市,每每有军车从身边驶过,我的心中总会升腾出一股莫名的亢奋。而这种感觉,又以年末岁初见到接、送兵车队时尤为浓烈,这份难于割舍的情愫至今仍久久挥之不去。

蜀之旅 蜀之旅旅游网(图6)

当年在厦门火车站组织欢送老兵时捕捉到的画面:短短的几年相处,即使有过不愉快,甚或闹过别扭干过仗,而告别时却是如此难舍难分。

蜀之旅 蜀之旅旅游网(图7)

多么感人的情景,虽然已经多年没见过了,但难于忘却这弥足珍贵的战友情怀,我为自己有过当兵的经历而自豪。致敬八一军旗!

附文:

难忘京蜀送兵之旅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昨日扛枪守边疆,今朝返乡奔小康。这是军营里独有的两大“节日”。目送着胸佩红花、脸上写满激动和依依难舍的老兵渐渐从视线中消失,家住火车站附近、曾经也是老兵的我禁不住地搜索起记忆的底版,送兵的次数已记不清了,但35年前的那次京蜀之旅至今难以释怀。

1983年10月中旬,时为北京军区空军某场站导航台长的我受领了一项让人兴奋好几天的差事,同另一川籍军官谢开明携带68名泸州籍退伍兵的档案到四川送兵。这在一些人眼里被视为美差的事,能落到我这个厦门兵的头上,准是缘于我那从未谋面的“老家”。

卡车拉着退伍兵越过塞外草原、八达岭、居庸关,在永定门车站上了西去的列车。暮色中我们这个70人组成的团队开始了近50个小时的旅程,火车过了郑州、西安、宝鸡,转入蜀道,向成都挺进。

一路上几个“铁哥儿们”寸步不离地护着我和小谢,确切地说,是护着那一捆贴有封条的退伍兵档案袋。

几经转乘,我们到了著名酒都泸州。尽管一路上并非顺利,有小站缺人找遍站台的,有与军供站闹点小摩擦的,更甚者在西安车站因协调因素整整延误一个小时发车。

到了泸州,一切是那么的亲切,沱江之滨的泸州城主街道全是一米见方的石板铺就,经过岁月的洗礼,那依山势铺设的石板路被磨得锃亮,在凹凸不平的伸展中诉说着历史的苍桑。

洒都泸州的人特别好客。没想到,在战友的家中吃早点,主人既然也上了白酒。

与武装部交接完档案,我一身轻松,然而泸州人的热情却让我不敢久留。翌日我便坐上前往盐都自贡的班车,来到当时隶属荣县的龙潭镇。一路上那写着古老苍桑的盐井架和背着竹箩的老乡从车窗外闪过,让我对这片陌生的土地充满了浓郁的好奇。手持老爸给的纸条,翻过几座小山包,穿过成片缀满金黄色油菜花、弥漫着扑鼻芳香的田野,找到爸爸的出生地---幸福村。

这是一个贫瘠的小山村,掩映在茂密竹林中的罗氏家族小茅屋一字型排开建在一隅小坝上,因为人多耕地少,沿途的田埂两侧也都种满了蚕豆苗,溅得军裤满是露珠。老爸是在离家30年后于1973年唯一回过趟老家,而令身为闽南人的母亲抱憾的是,直到过世也没去过四川。

我这不速之客的到来,让小村落着实热闹了一番,80来岁的奶奶笑得合不拢嘴,稀疏的牙齿泛着洁白。当天夜里,老家人杀鸡宰猪,摆上了一桌丰盛的酒席,那饭是大木桶煮的,煞是喷香,九道菜对称着重复摆放,好是隆重。

奶奶姓吴,其亲叔叔是四川同盟会元老、被毛主席尊称为“四老”之一的吴玉章老人,听老家人说,共和国刚成立时,老家的亲朋好友等不少族人都到北京找当大官的吴老要官找工作,唯有罗姓这一支“不开窍”,除了排行老二的老爸弃教从戎参加革命、南下解放厦门后客居八闽以外,余下四个叔伯和老六的么妹均在四川老家务农。

许是秉承了先祖的基因,老爸和我们兄弟俩都不善“经营”,戎马一生和当了近20年兵也没落得个“得意仕途”。只是倒也满足于过得去即可,享得一份安逸的淡泊和自在。

回老家的第二天正赶上龙潭镇墟日,身高1.78米、戎装显眼的我漫步街市,相比身材稍矮的乡民,大有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从绕身前后的堂兄弟脸上也能读出那不由自主的自豪来。我用当时津贴省下来的钱买了一对马口铁水桶和奶奶喜欢吃的冰糖及三斤鲫鱼,让老人家高兴了一阵子。

在家住了两天,因有公务要到万县。我告别老家热情好客且未能熟络的亲人,乘上从内江到重庆的火车。

在重庆下了火车,我住进当时属高档的旅馆—山城饭店。在这里我遇上了平生以来最为感动的一件事。

第二天醒来,已是早上8点多,准备顺道前往渣滓洞看看的我却起不了床。清理客房的服务员见我动弹不得,慌忙找来饭店医护人员,问我咋回事。我回忆了许久,觉得可能是头天夜里下火车时在拥挤的人堆里不小心崴了一下,当时倒也没不适的感觉。于是饭店领导决定送我上医院,几分钟后来了两个小伙子和一个姓白的大眼睛护士,不由分说,架着我往外走。

当时天正下着雨,两个小伙子架着我冒雨跑了几家地方医院,虽然白护士说了不少好话,却都因没床位不肯收。

时间在焦虑中飞快地消逝。万般无奈中,白护士想起我是个军人,提议到解放军第三军医大学附属大坪医院试试。来到大坪医院门诊部,医生觉得我的病不重不肯收。此时已到了下午4点,架着我的两个小伙子和护士都还没吃午饭。我想自己是个军人不怕没人收,便让他们把我“扔”在门诊室外的长椅上,一个劲地催其离开。其中一个留着八字胡、身材瘦小的小伙子,仍不放心离去。我提高嗓门说,你们若不走医生还会让我转院,这折腾起来没个完。

就这样,我被安排在病房过道的加床上权当破例收下了。当晚,“空军小军官硬闯病房”的消息惊动了院方,副院长亲自到病房慰问,全军著名的骨科专家蒋教授给做了诊断:我患了椎间盘脱出症。于是院方动员一位手臂骨折将拆线的地方病人让出床位安顿我,数十斤重的称铊系上腰间进行物理牵引,被“捆”在病榻上我不停地号淘呻吟。在后来的治疗中,医护人员给予我诸多的关照和优惠。从邻床地方患者看到每日多加给我一杯牛奶和一个苹果时露出的那份羡慕,我的潜意识里不自觉地萌生了一股莫名的自豪和优越感来。

蜀之旅 蜀之旅旅游网(图8)

经过20天的治疗,我的病情得到了一定的控制,虽未痊愈却因要务在身,我只好一瘸一拐地乘船过三峡后经武汉辗转回到了北京。

因走得匆忙,我没顾得上前往山城饭店答谢,至今也不知那两小伙子和护士姓啥名谁,也不知三个热心人现在过得好吗,心中始终沉淀着难言的一笔愧疚。按当时的常理,那个小胡子打扮的小伙子让人怎么也无法与助人的义举联想在一起,可他却是那样活生生地留在我的记忆中。

至今,每每看到军人在社会上享有的那份荣耀,我不止一次地告慰自己,我的生命中多亏了有那段当兵的历史。在一次次感悟之后,我只能默默地祝福当年的好心人一生平安。

蜀之旅 蜀之旅旅游网(图9)

军营五线谱(1989年在红色尖刀连采访时摄影)

今天蜀之旅的内容先分享到这里了,读完本文后,是否找到相关蜀之旅旅游网的答案,想了解更多,请关注www.griffingroup.cn去旅行网站。